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少年估计想不得这个买主这么执着,懵了好一会,这东西是他偷偷拿出来的,哪敢真的带人去问,只得把自己仅知道的说了出来:“我就知道这个东西是两百年前我祖上留下的,怎么来的我不清楚,可是祖上曾交代,说是以后看见和另外一个和它一模一样的玉佩,拿出来对方就懂了。”

    西陵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你祖上曾在宫中任职?”

    少年大惊失色:“哥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西陵面不改色的扯谎:“这玉佩是两百年前宫中的样式。”

    西陵的表情太过镇定,少年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破绽,接受了这个说法,再叹了一口气:“……姐姐其实不知道我拿这个出来卖了,否则她一定打死我的,这位哥哥,你看……话没说完,他抬头的时候不知看见了什么,立刻把锦盒背到身后,脸刷的一下白了。

    眼前,正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手中拿着个藤条,冷笑着看着那个少年:“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现在皮硬了,都敢把它偷出来卖了,说,卖到哪里了?”

    少年嗫嚅:“……我没有。”

    女子看着他手上的茶点,沉声:“那这个哪里来的?”

    少年连忙把茶点往西陵身上一丢,快步走到女子身边,红着眼眶:“我没有换吃的,我是担心阿姐的病,这个玉佩终究是个死物,卖了有什么关系,死物还有性命重要吗?”

    女子闻言微微一愣,想拍他脑袋的手终究轻轻的落下来,在他发上抚了抚,叹息:“……我没事。”

    西陵淡声开口:“虽然年头久了一些,也不过是一个寻常的玉佩,你觉得,比起性命来说,那些完全与你无关的承诺更加重要?”

    女子朝着西陵微微的点头,态度不卑不亢:“既然是祖上遗命,自无不遵循之理。”

    西陵声音平静:“只因是遗命,就甘愿不问缘由?”

    闻言,女子有些失神,这个玉佩他们一家守了很久,再困难的时候都没想过卖了它,虽然不知何故,可是既然长辈都一直都这样守着,自然也不能断在他们手里,如今听得眼前这人一说,她才蓦然反映过来,这是一个遗命,一个不知何故的遗命,原本就是和自己无关的约定,为什么要无关的人一直遵守?

    西陵边上枝叶微微颤动一阵,之后他伸出手,手中是另外一枚的玉佩。

    女子看清西陵手中的东西,神色微变。

    .

    叶霜灯坐在椅子上,掰着手指算了一遍又一遍,这距离西陵已经离开了五天。算完之后又托着腮想了一会,脑海中尽他的脸,唇角也渐渐浮起笑意,她过去觉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说法实在夸张,如今才知故人诚不欺人。

    说来,后头这三日云泽接连降雨,洗去酷热,否则她真的都没法出门了,至于这几日她都有好好吐纳打坐,估摸着等西陵回来,打坐就稳了。想起这事,她此处翻了翻,从架子上把那本册子抽出来,前头的字虽然看不懂,可是想来这个应该有简易图例说明的,当时她看了几页就没看下去,也不知到底是什么功法。现在她穴位也认清了不少,想是对着图例也能明白几分。

    于是,她抱了一些坚果小食,配上了酸梅汤,施施然躺在床上,一页页翻开起那本书来。

    她一手抓着零食,一手施着灵力将书浮在半空,前面几页都是密密麻麻的字,看不懂,翻过,翻过,翻过。

    等到这本书翻了大半,她终于看到了图例。看到上面的画面之后,顿时,灵力失去控制,那本书迎头砸下,直接盖在她的脸上,另外一只手的花生壳被她捏的粉粹,她深吸一口气,把脸上的书拽了起来,平复了下心情,闭了闭眼,又重新翻了一页。

    等到再看清之后,她整个人脸都快红成一个樱桃,又快速的翻了几页,发现自己的确没看错,上面的图例还挺形象生动,一些地方标了红点,想是穴位,如此,这书是什么已经昭然若揭。回忆起先前和西陵说起这东西时自己说的话,她的脸色更红。

    如此停了片刻之后,狠狠把软枕望床上一砸,悲愤地、羞恼地打算吐出五个字:“西陵!”然而魂淡两个字压在口中还没有吐出来,便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一个侍女,推开房门,在她身前跪下,紧张道:“姑娘,那个魔头泽兰今天早上死了,现下秦少侠和大公子起了争执,您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