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3章 欺君罔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陛下,请拿出证据来!”司徒赫再开口,仍是索要证据,对新帝的询问置之不理,天人之姿的西秦皇后也好,真真神女在世也罢,此刻他何来的闲情逸致去欣赏画作,还能似新帝般开怀大笑?

    血流成河的紫宸殿内,新帝与司徒赫两方对峙,翟永平早吓得畏缩在一旁,不敢吐露半个字,新帝的喜怒无常他已见识到了,能避则避,他也无法预料下一个被斩杀的是不是他自己。

    新帝丝毫不惧司徒赫的冷面,也没计较司徒赫咄咄相逼的态度,哪怕司徒赫忍得青筋暴起睚眦欲裂,新帝年轻的面容仍带着笑意,轻轻巧巧将旧事一笔带过:“朕以为赫表兄无所不能呢,原来竟也有赫表兄不知之事,不过也好,不知便罢了。似杨峰、赵拓这等乱臣贼子,企图诋毁西秦皇后,毁我两国邦交,甚至对西秦皇后大不敬,朕如何能忍得?来人哪,将反贼拖出去吧,全尸朕是赏不了他了,让他下一世记着,莫再乱嚼舌根子!”

    新帝前言不搭后语,方才才道杨峰赵拓企图谋反,此番又道他们诋毁西秦皇后,毁了两国邦交,万千话语皆由新帝口说无凭。

    “你!”司徒赫几次三番想拔剑而起,为生不如死的赵拓报仇,然而最终还是只能隐忍下来。哪怕新帝是恶鬼、是畜生,只要他身在高位一日,整个大兴便只能任由他糟蹋,若是杀了新帝,司徒家便真正成了叛臣逆贼,以何颜面立足于世?

    多么可笑,龙座上猖狂冷血的新帝,由司徒家一手扶持上位,甚至他司徒赫还与新帝血脉相连。此时此刻,司徒赫已非昔日莽撞少年,他行事顾忌后果,不能任由他心。

    “司徒将军,你胆敢在紫宸殿内威吓陛下!该当何罪啊你!”翟永平虽不知此身何日失宠,却敢见缝插针地冒出头来,在这君臣针锋相对的一刻,站在新帝身旁,怒斥司徒赫的欺君罔上之罪。

    司徒赫这才注意到翟永平。

    整个紫宸殿内,高贤不在,新帝的亲信唯有翟永平一人在侧,方才的那出残杀忠臣的惨剧,翟永平必定功不可没。司徒赫不能妄动新帝,却并不表示不敢动旁人。

    在翟永平出声时,司徒赫飞起一脚,将翟永平当胸踹翻在地,翟永平从新帝脚旁滚了下去,哀声哼着,披头散发,狼狈不已,连一声叫唤也喊不出。

    “亲贤臣,远小人,陛下好自为之!”司徒赫丢下这句话,折身便要走。

    任翟永平如何哀嚎凄惨,他又有何惧?正如司徒家不敢妄动新帝,新帝又怎敢妄动司徒家?大厦眼看倾颓,司徒家是新帝最后一道屏障。司徒家兴,新帝龙座方能坐得安稳。

    翟永平被踹了一脚,没了半条命,整个身子扭曲变形,硬挺挺地跌在地上,新帝却笑了起来,丝毫没感觉自己被侵犯,反而龙颜大悦道:“慢着,赫表兄。”

    周成抱起抽搐不已的赵拓,司徒赫早已背过身去,颤抖着将赵拓被斩断的双手拾起,又将杨峰睁大的双眸合上,死不瞑目的杨大人,似有万千的话想说,都已淹没在死亡里头。

    在新帝的呼唤中,司徒赫停住了脚步。

    “明日便是正月十五元宵佳节,朕想请赫表兄叙叙旧。正月十六又恰逢皇姐的忌日,还要请赫表兄替朕打点一番,朕想入皇陵拜祭父皇母后同皇姐。赫表兄与皇姐天人永隔已三载,若有什么要对皇姐说,可得想好了。”新帝幽幽笑道,那笑看起来竟莫名有几分毛骨悚然。

    宫里何人不知,景元十七年十一月初二,晋阳王发动宫变,当日荣昌公主死生不明,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