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7章 这次准你在上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刻值千金?

    黒崖的俊脸上扬起邪魅的笑,他俯头在她鼻尖上轻轻咬了一下,“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你不就是喜欢我磨人?”凤夜舞笑靥如花,在他面前,她不需要有任何遮掩,永远都是最真实的她,哪怕是在男女情事这方面。

    黒崖闻言,眼光蓦地暗沉下来,真是爱极了她此时的坦白。

    心口一阵春心荡漾,他嗓音沙哑的道:“既然娘子盛情邀请,那为夫就不客气了。”

    说着,黒崖便狠狠的吻上去,大手也开始不安分的游走在她的娇躯之上,感觉她得身体真正呢颤栗,他的呼吸渐浓。

    他们激烈的拥吻着,身体在特制的软塌上来回翻滚,多日不见的思念,恋人间的互相渴望,让这间到处都是红色气息的婚房弥漫着暧昧的味道,一场令人脸红心跳的旖旎春色即将绽放。

    然而,美好的气氛忽然就被某个不和谐的声音破坏了。

    “这玩意要如何脱掉?”黒崖皱着浓眉,语气略急,都怪血魅设计的这什么婚纱,他费了半天劲也未曾把它脱下。

    看他又急又气,和平时里那唯我独尊的尊贵模样格格不入,凤夜舞不禁好笑的说:“我自己来。”

    “等不急了。”说话间,黒崖便要撕碎它。

    凤夜舞眼疾手快,当时只想着这是娘亲和二姐还有白月师姐花费不少心思才做出来的婚纱,为了收集这些冰纱,飘流云和族人忙活了一整夜,坚决不能毁了它,所以下意识的抬起腿,一脚就把黒崖踹下了床。

    按照黒崖这样的等级,如何都能躲过这一脚,可偏偏他没想过小女人会有这样的举动,一屁股就摔到了地上。

    愕然的看着床上同样惊讶的小女人,黒崖有些意外,有些无奈,但更多的还是好笑,她果然是磨人的妖精!

    他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大手随意的搭在膝盖上,嗔笑道:“洞房花烛夜,新郎却被踹下床,舞儿就这么对为夫的?嗯?”

    凤夜舞也是一愣,被自己的举动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一边从身后把婚纱的带子解开,一边淡淡的说道:“连续睡了十天,已经睡傻了。”

    一本正经的说完,她伸手去拉他,“上来。”

    黒崖邪笑一记,顺势一拉,把她拽进怀里,狠狠的亲了一口才粗喘道:“新婚之夜竟把为夫踹下床,该怎么罚你才好?”

    “我认罚,但地上凉!”现在虽然正是冬日,可房里点了火炭,而且他们的体质也不惧寒,这对他们来说根本是小事一桩,她这么说,只是想做好一个妻子,换成常人,应该也是这么说吧?

    黒崖却不以为意,他们连极寒之气的都能承受,又怎会在意这样的温度?

    他扯掉她的婚纱,笑得有些暧昧,“为夫火力壮,这次准你在上面。”

    “你说的,不准反悔。”凤夜舞笑得无比狂傲,哪怕是在房事上,她也要当个“强者”。

    笑罢一声,她忽然搂着他的脖子便亲上去,邪笑道:“夫君莫怕,我会好好疼你的。”

    黒崖哭笑不得,可还是期待着她的“蹂躏”。

    “天……”黒崖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偶尔屈居之下也是一种幸福。

    一次、两次、三次……这种亲密的结合仿佛是一味毒药,蛊惑着他们不断渴望彼此,一直到他们真的筋疲力尽。

    **过后,两人都气息微乱,拥在一起缓缓平息着身体的悸动。

    空气中残留着缠绵过后的味道,黒崖轻轻的抚着怀里的娇躯,忽然道:“娘子,为夫的床上功夫,可觉得满意?”

    凤夜舞也不扭捏,俨然女王似得说了一句“嗯,不错”便起身道,“该走了。”。

    婚宴开始前,黒崖虽然说了不用等他们,不过终究是他们的婚宴,把所有人都扔在宴会厅,反倒在这缠绵实在有些不妥。

    黒崖猛的把她拉回怀里,“婚宴那里有老顽固和你娘。”

    提到这个话题,凤夜舞再次想起化妆的时候,娘亲和她说过的话。她忽然侧个身,单手拖腮的看着他,直言道:“我娘喜欢公公,所以我想……”“舞儿!”

    黒崖猛的打断她,不留痕迹的转移话题,“为夫觉得还是去婚宴看看,那些人没能闹成洞房,此刻定在喝闷酒,我们得去瞧瞧热闹去。”

    凤夜舞知道,黒崖心里依旧解不开那个结,他可以不恨娘亲杀了他娘,却做不到看着娘亲和黑爵在一起。

    不单单是他,恐怕黑爵心里同样也解不开这个结,所以娘亲和黑爵最后是否能真的走到一起,还是未知数。

    是她太冲动了,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点,万幸是他打断了她。如果她真的说出口,而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