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5章 看傻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凤夜舞还在震撼和感动之中的时候,黒崖已经转身面对她,一边宠溺的笑着,一边把他那双宽厚有力的大掌伸了过来。

    凤夜舞下意识的把手交到他手里,紧接着就脚下一滑,被他这么牵着滑向礼堂。

    她虽然在看着黒崖,可余光却能把周围的景致都收入眼底,玫瑰花瓣组成的拱形门不断从她身边掠过,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奇妙。

    黑崖是倒着滑的,动作看起来像是滑冰,速度说慢不慢,可说快却也不快,一身白色西装的他看起来俊美得让人说不出来。

    从最初认识那个一身紫色华袍的黒崖开始,凤夜舞就知道这男人长得好看,可西装革履的他更是说不出英俊潇洒。

    她难以想象,这要是在现代,他得迷死多少女人,得有多少女人挤破脑袋想要爬上他的床。

    “看傻了?”磁性的揶揄声缓缓扬起,黒崖猛的停下脚步,让她顺滑进他怀里。

    凤夜舞脸上微微发热,没想到她竟然会有犯花痴的时候,说出去恐怕没人会相信。

    瞪了瞪眼前这个笑得邪肆的男人,她也不扭捏,反倒是坦白的回答:“嗯,发现你不是一般的帅。”

    这句话黒崖非常受用,男人都有虚荣心,他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心爱的女人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他更是心花怒发,笑容耀眼无比。

    两人彼此凝视,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可这时候竟然有人来捣乱,身后云朵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跳上了冰路。

    大概是看她和黒崖很开心,所以想过过她的瘾,云朵拽着廖天星,凤阡陌强拉着紫宸,云若溪撕扯着雷澈,竟然都学着她和黒崖的模样往礼堂滑行。

    只是好笑的是,他们远没有黒崖的实力。黒崖即便是倒着滑行,也能保持风度,可再看那些人呢?

    廖天星才滑了两步就失去平衡,“咚”的一声摔在冰上,云朵当然也因此被他绊了一下,直接摔到廖天星身上。

    这还不算完,云朵摔倒的时候,本能的想抓住什么,也正巧她前面是凤阡陌,所以双手后好巧不巧就抓住了凤阡陌的腰带,直接把她腰带给拽了下来。

    再说凤阡陌,她拉着紫宸一起,可紫宸却展着幻之翼飘在半空,所以她是拽着紫宸的裤腿。结果腰带一松,为了避免走光,她当然得先松开手去护住身体。

    也就是这么一个动作,她直接屁股着地,摔到冰上往前出溜。

    她前面是云若溪和雷澈,本来就是云若溪强拉硬拽着雷澈,这两人之前就一直摇摇晃晃,凤阡陌这么一滑,简直就像个保龄球,直接把云若溪和雷澈一起撞飞。

    两人摔成一团,像个巨大的肉团直奔凤夜舞和黒崖。幸亏黒崖眼疾手快,揽住她的纤腰便直接跃入礼堂。

    接下来,雷澈和云若溪则直接撞进了礼堂里面。

    这个过程发生的太快也太突然,谁都没有想到挺浪漫的一个婚礼现场,竟然会发生这么令人爆笑的场面,以至于许久都没人反映过来。愣了片刻就集齐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

    听着外面的爆笑声,凤夜舞也是哭笑不得,想伸手去扶云家的小丫头,可一看雷澈这个肉垫正垫在小丫头身下,她眼底掠过一抹促狭,缓缓收回了手。

    “若溪,还好吧?”凤夜舞笑问。

    云若溪虽然被雷澈护着,可几乎是脸着地的滑了一路,现在火辣辣的疼,她嘟起嘴:“舞姐姐,摔得好疼。”

    她话音刚落,她旁边的雷澈就爆喝一声,“你这死女人,非要拽着老子上来,撞死老子了。”

    嘴上这么骂骂咧咧,可雷澈却是先在云若溪身上仔细的看了看,发现她小脸上擦破了块皮,眉间的褶皱便更加明显。

    伸出大手跟她揉着,雷澈狠叨叨的骂道:“该!让你得瑟,非跟凑热闹!”

    云若溪本来就摔得很疼,尤其是摔到脸,又被他这么一骂,心中更是委屈,扁起嘴便道:“还不都是因为你不好好护着我?你看离王,拉着舞姐姐多温柔啊,生怕她磕了碰了。”

    “少废话。”雷澈是个粗人,恼怒的喝了一声就把云若溪从地上扛起来,回身看到狼狈的凤阡陌和廖天星与云朵那几人,顿时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他原以为他和云家这好事的丫头已经够狼狈的了,没想到竟然还有垫背的,实在太好笑了。

    凤阡陌又羞又窘,她再大大咧咧,可到底是个姑娘家。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宽衣解带”不说,现在还如此狼狈的坐在地上,心里已经憋着一股火,被雷澈这么一笑,火气顿时就上了来。

    狠狠的瞪着雷澈,凤阡陌低吼:“笑什么笑?”

    “老子笑碍着你了啊,又不是老子让你摔了,去找紫宸啊。”雷澈吼了一句,就不怀好意的看向了紫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