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后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光芒好像稠密的流质外溢,看起来很缓慢,实际上非常快,如果用先进的科学手段去测量,会发现辐射速度超过了光速。

    不只有光芒辐射,还有热力流散。恐怖的能量潮流不断膨胀再膨胀。

    核心的能量是炙热的,躁动的,但是浪潮最前端的能量等级随着时间的诞生开始下降,而物质开始在这片膨胀空间成型。

    时间与空间开始统一,能量海奔流远去,最初的量子现象出现。

    这是一个新生的宇宙,如同刚刚降生的婴儿,用它特有的方式向外界表达自己的存在。

    在时间与空间还模糊不清的边界线,正负能量暧昧不清,所有成熟宇宙的物理模型都难以适用。

    就是在这样一个对于人类而言十死无生的环境中悬浮着一座巨大的建筑物,远远望去好像两个金字塔背对背拼接而成。上面有玄奥的花纹,整体透着古朴厚重的质感。

    即便是这般极端环境,它也不曾毁灭,甚至连摇晃一下都没有,稳稳地矗于虚空。

    乌尔纳,即便在宇宙缝隙都能存在,新生宇宙制造的能量潮流自然无法造成伤害,也不过是因为时间与空间的不和谐,处于封禁状态,无法离开罢了。

    用欧雷加的话说,这让他想起被封印在水晶里的日子。对他而言,思想所在的精神世界是没有边界的,有边界的是人的心灵。

    奥鲁斯说这是一场放逐,也是一个错误。

    新生宇宙诞生毁灭异空间能量体的时候,也应该将他们一并毁灭才对,而不是浪费宝贵的元初能量,帮助他们度过这场劫难。

    或许宇宙意识……不,应该说唐方潜意识里对他们有一份好感,毕竟在之前的大劫中出了不少力。

    奥鲁斯觉得自己对这份恩情受之无愧,因为他早就有所觉悟,要在这个新宇宙里继续践行作为萨尔娜迦的责任与义务,为这片虚无之地播种,赋予它生命的光辉。

    可是呢,他想这么做,不代表埃蒙与纳鲁德也会做出相同选择。

    现在,那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利斯之剑已经不复存在,没有了唐方这个神圣意识支配,他们从被奴役中解放,获得了自由之身。

    “奴役”------反正埃蒙是这么认为的。

    “奥鲁斯,我将在这里亲手终结萨尔娜迦的诅咒,斩断你所受轮回之苦。你要做的不是反抗,而是顺从。”

    “埃蒙,你何时能够俯下身子,感受一下秋去冬来,看一眼花开花谢。万物有始便会有终,我们所能做的,便是顺从大自然的安排,并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其中的美好,享用精神上的富足与平静。仇恨所衍生的……只能是黑暗。就像这个新生的宇宙,因为光明存在,方才美丽多姿。如果只是一片绝地,该有多么悲凉。”奥鲁斯继续说道:“轮回其实不苦,那是我们作为生活在宇宙环境的一份子所要承担的责任,无论是你的种族,还是以前萨尔娜迦的种族,既然享用过宇宙的馈赠,那么当使命来临,是否应该真诚接受?”

    欧雷加隐身在一片能量云团中,看不到表情变化,但是在奥鲁斯说话的过程中一直在收缩能量云团的体量。

    他对萨尔娜迦心怀尊敬,哪怕是拥有超越一切星灵的力量,成为可以媲美真神的存在,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背弃萨尔娜迦。

    他真的不知道……奥鲁斯是这样一个话唠,话唠,话唠……

    对埃蒙那样的家伙,说这么多有用吗?魔王之所以是魔王,不只是因为魔王的邪恶,更因为凡是魔王都有一颗坚定的心。

    纳鲁德的攻击来的很快,在萨尔娜迦水晶加持下的毁灭光束直逼奥鲁斯。

    欧雷加第一时间有所反应,能量如云翻涌,移动速度比思想还快,晃眼工夫便出现在星灵、异虫、燃烧军团图腾系统上方,双臂往中间引动,灵能冲击波聚成一团大漩涡,抵住纳鲁德的先发制人。

    奥鲁斯仍然没有放弃,苦口婆心地劝说埃蒙:“放弃吧,那份野心只是你强加给他人的救赎。”

    埃蒙默不作声,对比体型很小的眼睛透着点点血色光华,阴沉而又邪恶。

    欧雷加专注眼前,忽视了下方情况。

    一道绿芒击碎图腾系统中间的双螺旋光影,在空中划出一个近似直角的运行线,以极快速度接近奥鲁斯。

    对比萨尔娜迦的体型,绿芒相当渺小。

    是一个人类的样子------同样被放逐到新生宇宙的萨米尔?杜兰,也是纳鲁德的分身。

    因为本体的存在,他在这片空间可以发挥出远超之前宇宙的力量,只可惜还没等爆破身体,引导来自本体的能量发出致命一击,奥鲁斯松松垮垮的脸庞下方厚重触须向后收紧,猛地往前一荡。

    就像用手指弹飞一截烟头,萨米尔?杜兰带着一抹绿色虹光射出,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这时埃蒙有了动作,身体左右的触手一阵乱颤,骤然伸长,一个个虚空腐化斑在祭坛上方浮现,虚空幽能呈现暴走状态。

    这些血红色腐化斑围绕在奥鲁斯身周,虚空能量向外急涌。

    突然间,一只利爪撕裂奥鲁斯左后方腐化斑,刺入他的身体。

    在战场对面,埃蒙的右臂消失在一个腐化斑处。

    奥鲁斯发出一声闷吼,身后骨刺组织快速软化增生,像藤蔓一般攀援而上,效仿埃蒙的行为,将腐化斑当做通路,由这边到那边,出现在埃蒙本体处,缠住他的半边身躯。

    纳鲁德放弃同欧雷加的对峙,一晃之间出现在埃蒙身边,身侧数条巨大附肢前方红色部分穿过另外几个腐化斑,刺入奥鲁斯的身体。

    这一击对奥鲁斯造成重创,缠住埃蒙的触手开始放松。

    祭坛角落一枚次级萨尔娜迦水晶在欧雷加的引导下射向一团腐化斑。

    只见奥鲁斯用来纠缠埃蒙的一条触手放弃束缚目标,以极快速度扎入邻近腐化斑,接连穿过数个腐化斑后,接住那颗萨尔娜迦水晶,随后原路返回。

    当触手回到埃蒙面前,水晶破碎释放的能量化作一道浪潮,绞碎了附近的腐化斑。

    包括奥鲁斯身后脊骨,埃蒙的利爪,纳鲁德的附肢,统统湮灭。

    欧雷加迎着极致的光明瞬移过去,体表能量云连续出现多个漩涡,极限压缩的灵能在精神力驾驭下击中埃蒙额心,毁灭之力撕裂坚固的外皮,快速侵蚀内部组织。

    纳鲁德身周附肢湮灭,但是行动力还在,胸口虚空幽能流转不休,一道又一道幽能箭矢在空中画出弧线,不断刺击欧雷加的身体,将能量云团扯得稀烂,震荡着执政官精神。

    埃蒙没有反击欧雷加,半边身躯泻出大量虚空幽能,透过周围新生的腐化斑,化为一股股毁灭浪潮,不断冲击奥鲁斯的身体。

    双方都受到很大程度的伤害,尤其是在这片还不稳定的宇宙,无法沟通虚空,难以汲取能量,只能凭借自身储备以及乌尔纳的虚空水晶来支撑这场战争。

    战斗双方都知道这将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恶斗,或许最终结果是两败俱伤,可是他们没有选择,只能拼上一切获取胜利。

    在星际争霸的故事线中,埃蒙之所以能够杀死反对他的萨尔娜迦,主要是有心算无心。现在奥鲁斯有了准备,还有欧雷加这样的帮手,情况就变得不那么乐观了。

    那个由七名黑暗圣堂武士合体而成的怪胎,没有被能量撑爆,没有精神失常,最终成为可以触摸萨尔娜迦力量门槛的存在,这真是让他伤透脑筋。

    就在双方斗得难解难分之际,奥鲁斯头顶没有腐化斑的位置闪出一道红色光影,凝聚成迪亚波罗模样,伴随微风一样的光流侧移,莉亚波罗作为分身出现。

    爆裂的闪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